寧可在地獄為王 也不在天堂為奴
W A N I M A L

十岁那年我爹问我要不要学画画

他跟我说爱画画跟学画画是两回事

我说要学

于是从那时起别的小朋友在外面玩耍

我每天晚上要在家里接受我爹的教导画画

不是高考美术补习班那种石膏几何体而是从画鸡蛋开始

从一开始用单线画出鸡蛋的轮廓到后来画出一个有素描关系的立体鸡蛋

了解什么是过渡什么是高光什么是暗部什么是反光什么是明暗交界线

后来又开始画蛋壳的质感画几个鸡蛋的组合我爹说不规则的圆组成了宇宙万物

把鸡蛋画好了那别的任何东西都可以画出来

曾经我也一度厌恶这个事情以至于每天让我妈做鸡蛋给我吃

我天真的认为鸡蛋吃光了也许就不用画了

画蛋的修炼进行了将近两年

关于蛋的习作我可以摆满一整个客厅

据悉有一个人也曾做过同样的事他叫达芬奇

 

 

二十岁那年在我可以从绘画中感受到各种优越感的时候

我考上了中央戏剧学院舞台美术设计专业

至此我达成了全家都是中戏校友的游戏成就

研习重心由绘画转到了舞美设计

舞美设计这个专业真是个好东西跟人体干细胞一样牛逼

稍微有个方向就可以发育成不同的器官

我们要读剧本要学导演要学表演要学灯光要学服装化妆

学建筑史学美术史学制图学工程学绘景学做道具学做预算

除了为我日后的艺术之路打足基础

我还领悟了一个核心内容

你应该热爱的是艺术的本身而不是艺术周围的光环  

 

三十岁那年我厌倦了温水煮青蛙一样的高校执教生活

容忍不了全国范围的业余领导专业的套路

于是辞掉了工作跑到美国波士顿大学继续学习场景设计

在校期间表现好得我自己都不知道如何夸自己才对得起自己

可谓花见花开人见人爱  

在熟悉了美国全套行业流程后我越发丧失了对这个行业的挚爱

斟酌再三我跟我的导师说我要退学

因为我找到了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

我想把所有的精力都集中投放我的导师不但没有反对还鼓励祝福我

过后我才知道导师也是早年就从波士顿大学退学去了百老汇 

一直从学徒做到主设计成腕儿后学校又返聘回来的

 

 

 

至此

我发现了问题的本质我其实最热爱的是人体摄影

从2009年到2016年我开始从事人体摄影

七年算是一个小学生刚毕业一年有余

在这期间我都是孤军作战

被说不务正业被影楼仔说不够商业没有未来

做老师的时候要考虑备课尽管我从来不备还要味如嚼蜡的教职工会议

做学生的时候要考虑我随便就能画得全班第一

但又极其无聊的图还有永无止境的剧场实习

几乎所有的拍摄都是在夹缝中完成 

就在这样焦灼的情况下我的拍摄从未停止过

本能的需要用拍摄和发表来表达自我

七年来逐渐越来越多的人支持我

到现在去到世界任何一个国家创作

都有人给我伸出援手

 

好玩的是

舞美履历琳琅满目

摄影履历却一无所有

很多人跟我说可惜遗憾我毫无感觉

可以全身心投入到真正想做的事情中

使我达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良好状态

 

我爹说艺术是跟生命一起成长的

每个人的基因片段就已经决定了你这辈子应该做什么

从绘画到设计到摄影

或许有一天我又会转型做别的事情

但是我很乐于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我当下的这个人生篇章中

所以我决定办一个影展

这将是我人生轨迹转变时期的一个重要总结

我想表达的

都包含于我在美国和中国各地创作的作品中

 

展览的地方

就在上海

 

                                                       

                                                      WANIMAL

                                                       9 17 2016

 

 

  

-

评论(11)
热度(203)
  1. holmeswW A N I M A L 转载了此图片
上一篇 下一篇

© W A N I M A L | Powered by LOFTER